苏打君@墙头超级多

这儿苏打君,沉迷各种手游动漫乙女无法自拔hhhhhhhhhh

【归一×无剑】※无剑的圣诞抽屉/现代背景

  床头闹铃声响起,你含泪按下了闹钟的开关,含泪离开了还热乎着的被窝,穿衣服穿到一半时才猛然醒悟……今天好像是周末来着?
  那一瞬间你都想把自己的狗头打掉。
  但是在早晨冷空气的摧残之后你也失去了再滚回被窝睡个回笼觉的欲望,强打着精神用衣服把自己裹成了个粽子。
  在你艰难地完成挪动身躯蹭到床边套上棉鞋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你瞧见了桌上自己尚未完成的工作。你记着好像只剩下一点了,便洗脸刷牙吃早餐一气呵成,坐在桌边打开了二号抽屉。
  抽屉里躺着一副手套,边上的卡片上明显是归一的字体:还记得去年的冬天吗?
  你的神情在霎时间柔和,你当然记得,那个和他在一起后度过的第一个冬天。
  你与归一约定了在圣诞这一天约会。
  归一作为大学教授,又是一个极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平日自不用说是无太多空余的时间的。但即便是这样,他依旧会在意着你的感受,尽量抽出时间去陪你。
  这样也就够了。你今日精心打扮了一番,来到了约定的公园,远远地,你便望见了长凳旁那个高瘦的身影。
  归一的金发随着冷风在空气中缓缓飘动,仿佛阴暗雪天中的一抹阳光,驱散了坏天气带来的所有不快。
  在你晃神的瞬间,归一已发现你的身影,向着你的方向挥了挥手,你便赶忙跑过去扑向那人,被对方抱了个满怀。
  “抱歉,我迟到了……”你将头埋入归一的怀里,嗅着温暖而干净的气息,对方明明只着一件呢子大衣,身上却是像是一个火炉,你看着自己裹成了球,心里暗叹了一声。
  他的手抚过你的头顶,带着令人安心的温度,“没有,是在下心急了。”低低的声音在你上方响起,这是你一人独享的温柔。
  接着你们便做了情侣们在这个节日该做的事。
  例如从僻静公园走去热闹的街市,例如在一起吃了一顿美味的晚餐,例如他牵着你冰凉的手去观赏了电影……
  待你们从影院出来时,深夜的街道上已是少有行人,只余白日便摆设在街道边和市中心地带的圣诞树。五彩的霓虹灯闪烁着,映亮了黑暗的天空。
  “怎的手还是这般冰?”归一轻皱眉头,一路上他的手都在包裹着你的,可是你向来体寒,这些温度全数消散在了冷空气中。
  你听了这话,慌忙想挣脱开他的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虽未被用力握住,但也挣脱不开。
  归一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温柔地表达占有欲。
  他抓起你的双手放在唇边轻轻地揉搓着,从口中呼出温热的气息。不知是被归一的这一举动羞的,还是真的因为他的动作产生了热量,你的手渐渐暖和了起来,之前因血液不流通而生出的红紫也消失了。
  你抬头,见归一温润的紫眸中带着暖意,融合着烟火气的灯光,衬得他像是从神坛跌落的仙人一般。
  “你的这双手,曾将在下从深陷的泥沼中拉出。”
  所以归一你个手控是看上了我的手吗。你胡乱想着,却听得对面的人一声轻笑,从鼻中发出的气音挠得你的心痒痒的,热度不自觉地爬上了耳尖。
  归一的吻是什么时候自你的指尖来到你的唇上的,你已记不清楚。但他的声音过于好听,对此上瘾的你却对他那日的话记得清楚。
  “听说,在榭寄生下接吻的情侣会受到祝福,一直一直在一起。”
  你仰起头,圣诞树边挂着的榭寄生离归一的发顶不过一寸距离。

【中秋•忆】

微博上的文这边也发一下吧_(:з」∠)_第一次产大本命的粮,文笔有点渣了,大家凑活看吧quq
避雷注意:
•友情非腐向
•OOC有
•文笔渣见谅
•是玻璃渣
没什么问题下面开始
【中秋•忆】
  夏末秋初的空气已经不复炎热,特别是在入夜之时,微风带来的青草香中,夹杂着属于秋日的清冷。
  微风吹散了天上的缕缕游云,亦吹乱了青年蓝紫色的细软发丝。
  高高的大树伫立在悬崖边缘,若是从侧面看,能看见那盘踞的粗壮根茎狰狞地占据了悬崖的石壁,无畏,孤傲。
  微风吹过了郁郁葱葱的叶子,哗啦啦地响。有叶子与新生的柔软枝条被吹开,便可望见粗壮的枝干上,坐着一位的容貌俊秀的青年。
  白凤屈着一条腿,随意地靠在树的主干上。如清冷的风一般,白凤清澈的蓝眸中也是清清浅浅,像是白日里干净的天空。
  月光明朗,隔着树叶与浮云,白凤仍能看见柔柔的月光,他眯起了双眼,睫毛在下眼睑上投出一片小小的阴影;若是他没记错,今日应是中秋。
  柔软的羽毛缓缓飘落,在枝丫间打着转儿,染上了树影投下的暗,仿佛是一片墨色。
  白凤亦是记得,那些过去已久的日子。
  白凤以往的每个中秋,都是与墨鸦一起度过的。并没有韩国街市上的热闹气氛,陪伴他们的,只有无止境的杀戮和可以与死亡赛跑的速度。
  那是白凤在韩国度过的最后一个中秋。
  姬无夜的金丝笼中从来不缺娇艳可人的雀儿。这日的月如巨大的玉盘,映照着将军府中最高的建筑,为鹊阁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其中不知是哪里来的女子浓妆艳抹,练习着歌舞。
  今日将军高兴,白凤墨鸦二人难得了一日清闲。——自然,白凤被墨鸦强拽上了鹊阁。
  “这次的……你觉得可以打几分?”墨鸦吊儿郎当地站在窗台边,勾起嘴唇,眼睛深处却无笑意。不等白凤回答,实则白凤也未想作出回答,墨鸦便自顾自地说着:“将军这次怕是要失望了。”
  “那可不一定。”白凤处于飞檐之上,背对着窗口,但还是被飘来的胭脂味儿熏得皱起眉头。
  “也是。”墨鸦挑了挑眉便没了兴致,往白凤的方向走去,伸手想拍对方的肩膀,却被白凤的一个闪身避开。他也不意外,摊摊手后便放下,转眼看见街市的华灯初上,各种形状的灯笼流光溢彩,映亮了墨鸦的眸。
  彼时白凤还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碧蓝的眸中是点点火光,像是蔚蓝湖泊泛起的粼粼波光。他未曾注意自己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向往,他亦未曾见过如此盛大的节日,也不知他们为何而庆祝。
  “中秋是他们和家人相聚的日子,而夜幕的杀手,只能活在黑暗里。”
  白凤听闻墨鸦如同叹息般的话语,垂眼拭去了眼中的情感。没有家人,自然不存在团聚。
  不过之后二人也做了些在此日应做之事。例如尝了下人送来的月饼,例如在悬崖边的树上赏月;例如顺便比试了一次轻功——这自然是二人的消遣方式……
  白凤猛地从浅眠中惊醒,身上的刺痛让他皱了皱好看的眉,都过去了。现在依旧是与死亡赛跑的日子,只是……
  不经意的偏头,白凤看见了树下被月光照亮的染血白羽,伤口愈发疼痛起来,他并未在意这些,抬头顺着月光望去。
  只是,陪他一起赏月的人永远都不在了。

【归一×你】七夕

•(高亮)此篇为归一×无剑的乙女向文,禁腐注意,我流无剑注意

•OOC有,私设有

•偏日常,过节气氛并不浓郁QwQ

没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开始_(:зゝ∠)_

——————————

今日是七夕,但于常年与世隔绝的重阳宫而言,这个节日是可有可无的,况且修道之人也大多断绝酒色名利,重阳宫中便如同往常一样,并未有什么动静。

但是于你而言,七夕却是一个重要的节日,作为全真教教主夫人,你对归一在这样的日子里仍要忙于教中事务还是有些许不满的。

你已在重阳宫中闲居大半日,却迟迟未见归一的身影,心下有些烦闷,便踏出厢房透透气。

天色微暗,薄薄的云染上了夕阳的橙红,丝丝缕缕,牵绕在你的心头。虽是夏日,但终南山上气候凉爽,可你还是觉得心口堵得慌。

归一虽为掌教,但平日里也注重这些可以与你在一起度过的节日。奈何事务缠身,坐在案牍前,他也是颇为烦恼地揉了揉眉心。

这一小动作被前来观望的秋水尽收眼底。

秋水自是知道归一的心思,嘴角便有了一抹笑意,“归一师弟,教中事务就先由我代劳,你去陪着无剑姑娘罢。”

“那便有劳秋水师兄了。“

归一未有过多推辞,心中念着自家小姑娘,踱步走进庭院。

你正思绪万千地凝望着渐暗的天空,后背忽然一片温软,几缕金色的发丝随着傍晚微凉的风飘到你的脸颊上,痒痒的,带着归一身上独有的淡淡檀香。

你的心忽的就静了。

你转过身,正好落入那个宽广的怀抱,鼻息间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

许久,你的声音才从他的怀里传出,只是一句闷闷的“归一“,便将他的心柔软成一汪春水,他不自觉地将手臂收紧了些许,贪恋地感受着你的温度。

“抱歉,在下来晚了。”

 

你与归一并肩走在山路上,夜晚凉风习习,带着山间的雾气打在你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你并不觉得冷,只是畅快得紧。

你抬头去看归一,只透过发丝看见他的侧颜,紫罗兰色的眼中盛满了天上的星光,璀璨万分,竟让你一时失了神,回神时已对上满眼笑意。

你的脸颊爬上丝丝红晕,倒也没有转过头去,只是轻轻笑道:“道长可知七夕要做些什么?”

知晓这个问题是难不住他的,你便从怀中拿出一个荷包递了过去,“小女子一番心意,还请道长不要嫌弃。”

再看你那荷包,样式不算是好看,针脚也像是爬虫一般,你自己都有些看不过去,要不还是……

归一阻住了你欲收回的手,“于在下而言,此物胜于一切珍宝。”

“在下亦知,七夕这天要染甲。”收好荷包后,归一抬起你的指尖,“教中没有储存此类物什,但这花汁亦可代替。”

你这才发现自己和归一已行至崖边,后方山路的尽头开着不知名的花,颜色既不艳丽,也不平庸,是你喜欢的淡紫色,亦是和他相似的颜色。

指尖一片冰凉,你看着归一专注的神情,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眼神游离着,忽的瞥见天上的星辰,难掩激动之情,也顾不得归一在给你染甲,便指着天空道:“归一,你看!”

归一有些许无奈地抚过你的发丝,顺着你的指向望去。

墨蓝的天空上,布满着点点璀璨的星辰,星河横穿在天空上,牛郎织女星在此刻相遇,漫天星光放出的映亮了你的脸。

你不知道此刻印在归一眼中的是如何一番光景。

你身披星光,眼中一片温柔。归一注视着你,控制不住愈发快速跳动的心脏,浅浅的笑爬上俊秀的脸庞,他不自禁伸手环过你,在你的额角落下轻柔一吻。

未等你反应过来,归一低沉的声音便在你的耳边响起:“日后的每一个七夕,请容在下配姑娘一起度过。”

涂了只圣火撩,我觉得我应该是中了我家归一的被动技能_(:з」∠)_

绿竹棒的胜利
非洲人只能这么肝极黑之夜了

【龙骨寒星×你】心甘情愿

我不管什么三花反正我就是萌寒星\(//∇//)\(其实本命是白虹来着可惜没有)
【人物属于梦间集,ooc属于我】

  你如以往来到绝情谷的深处,一棵巨大的枣树静静伫立。不过令你惊讶的是,你没有看见龙骨寒星的身影。
  “寒星?”你疑惑地轻唤一声,忽有窸窸窣窣的响声从上方传来,几片叶子从眼前飘落。
  接着,小小的身影从树上跃下,落地后打了个哈欠,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
  “枣子,你要吃吗?”少年特有的慵懒嗓音从前方传来,你对上了那对澄澈如琉璃的眼睛,伸手接过一个枣子。
  龙骨寒星不自然地转过视线,走开好像又要去看天,他的神色淡淡,眼中透露不出一丝感情。
  “不要看我。”似是察觉到你的视线,龙骨寒星夹杂着吃枣子的声音飘来,轻轻地,仿佛天上易被吹散的云彩。
  “寒星,我们出去走走吧。”多日的相处,也让你意识到他并不是没有情感,你也想试着走进他的内心,即便他不能如一般少年活力。
  “……不要,太累。”果不其然,龙骨寒星回绝了你,找了个空地坐着看天。
  “那……好吧。”你也不过多强求,见他并没有反对便在他身边坐下,陪他一起看着澄澈的蓝天。
  “也不是不可以……”他话说到一半,忽的脸色变了变,闪身到了你的身前,“退后!”
  不如以往的散漫,短短二字中满是急切。
  是魍魉。你看着黑色的云雾向这边袭来,心中难免有些恐慌,但是……
  瘦小的身影出招时不带丝毫犹豫,只身冲入黑雾,藕荷色的发丝在凌冽的攻势下随之摆动。
  终于结束了战斗,魍魉的黑影随之消散,龙骨寒星向你走来,只是面色有些苍白。“唔……”少年的轻哼让你心中一紧。
  “寒星!”你急忙跑到他的身边,看见他捂住左臂,显然是在刚才的战斗中负了伤。
  你细心处理着伤口,心中一阵自责,若是自己刚才早点发现魍魉,就可以减少他的消耗。
  “对不起。”你咬了咬下唇,暗自埋怨着自己的无能。
  “你不要想太多了。”龙骨寒星的语气仍是淡淡,不过你没有抬头,自然也不会发现少年注视着你的时候,眼中也有了别样的色彩。
  见你欲抬头,龙骨寒星又将视线移向别处,口中微喃:“我不是说了吗,我心甘情愿。”

大圣X桃树树妖(HE番外)

注:请和BE结局一起食用。略短见谅。

番外:

“对不起,丫头,俺回来晚了。”

你的身体任凭大圣如何温暖也没有任何生机,渐渐变得透明,化作点点金光消散于空中。

天空下起了细雨,大圣猛的抬起头,赤金色的眸子愤怒地望向天空。身后,倒下桃树的树根处冒出了嫩绿色的芽。


多年后,花果山。大圣坐在山头,抬头看着漫天星辰,身边,你看着他赤红色的毛发被山风吹动,轻轻地笑着。

“大圣,听说你当年差点为了我又一次大闹天宫?”你看着大圣的侧颜问道。

“是啊,俺当时还以为你……”大圣眯眼看着天空,似是想起了当年的事,嘴角不满地下撇。

你见大圣如此,强忍着流泪的欲望,钻入大圣的怀中,“我这不是还在吗。不过,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大圣轻轻揉了揉你的头,在你耳边说着当年的事。


大圣眼睁睁看着你的身体在他怀中消散,心中自然愤怒,提起金箍棒便朝天庭飞去。

“丫头,俺老孙定要整个天庭为你陪葬!”大圣瞪着赤红的双眼,直冲云霄。

半路,大圣却被一个身影拦住。

“菩萨,你这是什么意思?”

“悟空,你别急,那树妖命中该有一劫,但是她与你尘缘未尽。”

“恩?”大圣听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希冀。

“你看。”

大圣朝着菩萨所指看去,只见烧焦的树根处的一抹绿色迎着细雨,奋力地向上生长,心中便了然。可是……天庭那帮人……

菩萨仿佛看出大圣心中所想,道:“你且先把仇恨放一放,那树妖元气大损,此时又扎根在这焦土上,怕是难以生存。”

大圣闻言,眼瞳猛地收紧,架云而去。


“你这丫头,当时可真是吓死俺老孙了。”

“我那时只是想着陪在大圣身边,不想你伤心,不知怎的就把元神进了树根处。”

不过,都过去了……

你勾起嘴角,一转身跨坐在大圣的胯上,看着他惊讶的眼神,笑着用妩媚的声线说道:“大圣,今日良宵苦短,何不……”

“丫头,你可别闹……俺可忍不住……”

你不安分的手早已滑进大圣的衣衫,在大圣胸口处抚动。

“丫头,你可想好了?”大圣的呼吸渐渐沉重,妖纹漫上他的眼角。你感受着他的欲望,点了点头。

下一秒,你被大圣压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之后的事,大家懂的………… ⊙∇⊙


大圣X桃树树妖(延更通知)

抱歉,我不是来更文的,在这里说一下,我打算把HE番外延迟到明天发。不要抱有太大期望(貌似也没什么人看TAT),因为这个所谓的番外只是另一种结局,受不了BE的可以将正文和番外连着看,还要提醒一点,番外很短,很短,很短。于是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都不知道这个番外怎么写QWQ。

如果没人看我就不更了

↑以及这是我昨晚的想法

大圣X桃树树妖

张嘴,接玻璃渣!

低虐,BE,BE,BE

接上文:http://evilsix-pointedstar.lofter.com/post/1d59bccc_7ffaf44

于是,你们的第一次见面就以这种不和平的方式结束了。

后来,你也在与那猴子的相处的过程中知道了他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并且在他饮铜汁食铁丸时给他递过一个桃子。很快,你们便熟络起来。

也许自己对他产生的感情,也是从那时开始的吧……你轻叹一口气,不去再想这些。

那一日,天空是灰色的,你一如既往地在洞口守候着,忽见得天空中飘来一朵云彩,你满心欢喜地上前查看,却见得云上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什么啊……原来不是大圣么……

你失望地转头想回洞口,身后的男子却目露凶光,抬手念了个诀,你来不及反应,双手便被束缚在脑后,紧紧贴在石壁上,面朝那男子。

“妖精,你勾引大圣,导致他心存杂念,无法成佛,你可知罪?”那男子的眼神让你浑身不自在,内心隐隐有了一丝不安。

“我……有什么罪?”你不明白,自己与大圣相爱也算罪过吗?但是看着眼前男子鄙夷的眼神,你内心的不安也愈发强烈。

下一秒,你的预感灵验。

“不知悔改,处刑!”男子向天空挥了挥手。

霎时,天空乌云密布,丝丝电光萦绕在乌云周围。突然,一道天雷向下劈来,劈的却不是你,而是直奔你的真身——那棵有千年树龄的桃树而去。

你来不及喊叫,树干便被天雷劈开一部分,同时钻心的疼痛在你身体中扩散,你整个身体似散了架一般,偏偏因为双手的束缚还不能倒在地上,张嘴便是一口鲜血。

男子冷眼看着你,将对你双手的束缚又收紧了几分。

痛……好痛……你眼睁睁看着一道道天雷打在粗壮的枝干上,烧焦的树叶和桃子撒了一地。

“为……为什么……”你断续说出这句没有任何意义的话,口中鲜血不断涌出,滚落在那大红色嫁衣上,将其染成暗暗的深红。

原来,天上的人都这么无情吗……亏自己以前还妄想着成仙,现在看来,恐怕自己没有法力这件事也是一早就设计好的吧,毕竟,天上的那群家伙可是命运的掌握者呢,让自己不会法术,以便……杀死自己。

太多的痛苦积压让你的身体逐渐麻木,你的意识却没有因此而变得混沌,而是愈发地清晰。

深粉色的妖纹迅速爬满你的脸庞,眼前也是血红一片,此时天地之间的任何声音在你耳中只是嗡嗡作响。

你自知命不久矣。

可是……你还在等待着什么?

他不会再回来了,他怕是……已经忘记自己了。你绝望地闭上双眼,脑中的身影却愈发清楚。

“住手!”遥远的声音从天际传来,此时天地之间仿佛只有这一个声音,焦急而又愤怒。

怎么会……你难以置信地睁开眼,只见得那个身影脚蹬藕丝步云履,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穿锁子黄金甲,一棒让那云上的神仙纷纷跌落下来,乌云也随之而散。

可是,晚了。

最后一道天雷从天而降,正好劈在树根之处,桃树轰然倒下,你口中血流不止,看着急奔向你的大圣,挤出一个笑容,拼尽全力喊道:“大圣……”喊出的声音却细不可闻,嘶哑得不成样子。

他回来了……太好了,他没有忘记我……

你眼中的景象渐渐模糊,身体的各个感官都好像离你而去,最后倒映在你眸中的,是大圣为了你而变得赤红的双眸。

“啊——”大圣愤怒的嘶吼着,身后是血流成河的尸体,他接住你从石壁上滑落的身体,有温热滑落在你脸上。

“对不起,丫头,俺来晚了。”大圣颤抖着拭去你嘴角的血液,静静吐出这句话。

可惜,你再也听不见了。

于是正文完结撒花✿

应该不算虐的吧⊙∇⊙

于是我这个渣渣也忍不住画了一张大圣

不是大触,不是大触,不是大触
其实我只是单纯想画咬翎和妖纹罢了⊙∇⊙

于是我趁着还没开学疯狂地安利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