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打君@墙头超级多

这儿苏打君,沉迷各种手游动漫乙女无法自拔hhhhhhhhhh

【中秋•忆】

微博上的文这边也发一下吧_(:з」∠)_第一次产大本命的粮,文笔有点渣了,大家凑活看吧quq
避雷注意:
•友情非腐向
•OOC有
•文笔渣见谅
•是玻璃渣
没什么问题下面开始
【中秋•忆】
  夏末秋初的空气已经不复炎热,特别是在入夜之时,微风带来的青草香中,夹杂着属于秋日的清冷。
  微风吹散了天上的缕缕游云,亦吹乱了青年蓝紫色的细软发丝。
  高高的大树伫立在悬崖边缘,若是从侧面看,能看见那盘踞的粗壮根茎狰狞地占据了悬崖的石壁,无畏,孤傲。
  微风吹过了郁郁葱葱的叶子,哗啦啦地响。有叶子与新生的柔软枝条被吹开,便可望见粗壮的枝干上,坐着一位的容貌俊秀的青年。
  白凤屈着一条腿,随意地靠在树的主干上。如清冷的风一般,白凤清澈的蓝眸中也是清清浅浅,像是白日里干净的天空。
  月光明朗,隔着树叶与浮云,白凤仍能看见柔柔的月光,他眯起了双眼,睫毛在下眼睑上投出一片小小的阴影;若是他没记错,今日应是中秋。
  柔软的羽毛缓缓飘落,在枝丫间打着转儿,染上了树影投下的暗,仿佛是一片墨色。
  白凤亦是记得,那些过去已久的日子。
  白凤以往的每个中秋,都是与墨鸦一起度过的。并没有韩国街市上的热闹气氛,陪伴他们的,只有无止境的杀戮和可以与死亡赛跑的速度。
  那是白凤在韩国度过的最后一个中秋。
  姬无夜的金丝笼中从来不缺娇艳可人的雀儿。这日的月如巨大的玉盘,映照着将军府中最高的建筑,为鹊阁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其中不知是哪里来的女子浓妆艳抹,练习着歌舞。
  今日将军高兴,白凤墨鸦二人难得了一日清闲。——自然,白凤被墨鸦强拽上了鹊阁。
  “这次的……你觉得可以打几分?”墨鸦吊儿郎当地站在窗台边,勾起嘴唇,眼睛深处却无笑意。不等白凤回答,实则白凤也未想作出回答,墨鸦便自顾自地说着:“将军这次怕是要失望了。”
  “那可不一定。”白凤处于飞檐之上,背对着窗口,但还是被飘来的胭脂味儿熏得皱起眉头。
  “也是。”墨鸦挑了挑眉便没了兴致,往白凤的方向走去,伸手想拍对方的肩膀,却被白凤的一个闪身避开。他也不意外,摊摊手后便放下,转眼看见街市的华灯初上,各种形状的灯笼流光溢彩,映亮了墨鸦的眸。
  彼时白凤还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碧蓝的眸中是点点火光,像是蔚蓝湖泊泛起的粼粼波光。他未曾注意自己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向往,他亦未曾见过如此盛大的节日,也不知他们为何而庆祝。
  “中秋是他们和家人相聚的日子,而夜幕的杀手,只能活在黑暗里。”
  白凤听闻墨鸦如同叹息般的话语,垂眼拭去了眼中的情感。没有家人,自然不存在团聚。
  不过之后二人也做了些在此日应做之事。例如尝了下人送来的月饼,例如在悬崖边的树上赏月;例如顺便比试了一次轻功——这自然是二人的消遣方式……
  白凤猛地从浅眠中惊醒,身上的刺痛让他皱了皱好看的眉,都过去了。现在依旧是与死亡赛跑的日子,只是……
  不经意的偏头,白凤看见了树下被月光照亮的染血白羽,伤口愈发疼痛起来,他并未在意这些,抬头顺着月光望去。
  只是,陪他一起赏月的人永远都不在了。

评论

热度(6)